您當前的位置> 大連新聞>社會

大連,有理由做成中國服裝的大IP

2019-04-16 00:04 大連晚報

  本報記者 宋京

  我認識一個服裝買手,每年春秋兩季,他一定要飛到法國巴黎、意大利米蘭、美國紐約這樣的國際服裝大都市去尋找流行趨勢,去參加他們的發布會,看他們的流行元素,分析這一季他們該采購的時尚元素。

  而這幾年,這位買手在他的飛行路線里,加進了中國大連。

  服裝買手是一個特別的高能職業群體,他們有著十分敏銳的時尚信息捕捉能力、數據分析能力和市場趨勢判斷能力。他們的決策,決定了設計師的命運、品牌的命運,也決定了服裝商場的命運。

  這位買手把大連加入飛行路線,緣于從2011年春季開始的“大連春季時裝周”,他觀察到,這個時裝周的信息量越來越大,規模越來越大,可看性越來越大。“在中國做服裝,大連是個必須考慮的選項。”

  剛剛開幕的“2019大連春季時裝周”里,他又飛來大連。這位買手認為,大連是中國城市中,最有可能做成服裝界的大IP的城市,這里有歷史,有基礎,有儲備,只是需要更好的發現和開發。

  大連

  一座最會做衣服的城市

  在中國,想找一個服裝代加工廠多、基礎好的城市,大連是個非常理想的選項。

  很多中國服裝界人士都認這個理。工廠多,加工能力強,工藝技術好,這是大連服裝產業的突出特點。因此,在改革開放初期,很多日韓的服裝企業在選擇生產外包的時候,就選擇了大連。

  這就是大連服裝加工業的起點。一開張,就生產外單。

  大連很多知名的服裝企業如大楊創世等,最早也是靠生產外單起家的。

  當年,作為大隊書記的李桂蓮看丈夫的褲腿綁著繩子,她看不下去了——村子里的家庭婦女們把自己家的縫紉機拉出來,我們也開個成衣鋪,做衣服賺錢——這就是今天馳名國內外的大楊創世最早的樣子。

  當年,像李桂蓮這樣的服裝企業,在大連有很多,尤其是剛剛建立的大連經濟技術開發區。而且這里的服裝廠可比在普蘭店楊樹房的李桂蓮的家庭作坊好得不知道有多少倍。很多服裝廠是在日韓企業師傅手把手幫著做起來的。

  到2000年的時候,大連的服裝加工企業已經發展到2000多家,他們大多做外單,大連成為中國著名的服裝OEM基地。

  中國服裝界有個說法,在中國,服裝縫制技術最好的城市有兩個,一個是上海,一個是大連。

  服裝是大眾產品,一個家庭主婦都會縫制服裝,但是縫制水平卻有高有低,而大連,被認為是中國最有可能成為“服裝縫制之都”的城市。

  縫制,這個看起來非常不高大上的工作,卻是服裝工業的基礎。拋開縫制水平談服裝時尚,就是耍流氓。

  在大連,縫制幾乎是一個全民性的活動。“只要有活,就能找到成手的工人,這是其他城市里很難有的。”一位服裝工廠的車間主任說,他們常年給韓國企業做加工,在大連找縫紉工雖說不像前些年那么容易,但是人工基礎還是好很多。

  在北三市,很多家庭主婦年輕時都有過服裝廠工作的經驗,很多老奶奶坐在家里可能也給國際大品牌釘過扣子、鎖過扣眼。這就是這個地區沉淀的服裝工業基礎。

  大連

  一座最會拿服裝搞事情的城市

  大連人的浪漫氣質是從服裝上透出的。

  服裝是人類的另一種語言,是人與人之間交流的工具。

  你穿一件什么樣的衣服去出席一個場合,見一個什么樣的人,表明一個人的態度和水準。

  語言是文化的載體,因此,服裝承載的,是文化信息。

  這種文化信息的傳遞,最好的依賴是文化盛會。

  一年搞兩次在全行業有影響力的服裝文化盛會,在中國的城市中并不多。從2011年開始,大連又開啟了一個春季時裝盛會。

  這個城市的人是受過專業時裝文化培訓的專業市民,他們不出家門,就可以接觸到大牌服裝設計師的作品,看到大牌設計師的服裝展演,享受到與國際接軌的信息發布,這是這個地域人的福氣。

  4月12日,2019大連春季時裝周開幕,在Z28時尚硅谷和兩個分會場,一共要舉行54場時尚發布會,讓人目不暇接。不要看不起任何一場秀,專業人士的背后是專業化的付出,你只需要欣賞就行了。

  這幾天,如果你的朋友圈不是很閉塞的,你都會在朋友圈里看到大量的服裝展演、時尚發布的圖片和相關信息。如果你去過Z28時尚硅谷,你可以為這里的盛大的時尚展演所震撼。

  就在這個大連非核心商業區的位置,就有這樣高逼格的秀場,中國乃至世界上服裝界的大佬們在這里匯聚,談論中國服裝業的發展,預測下一季的流行趨勢。

  秀場太多了,觀眾都不夠用了。這是大連人的偏得。

  從改革開放至今,大連人是受過專業服裝文化熏陶的,他們對服裝文化的感受和解讀,以及對服裝的鑒賞能力超出了90%的中國城市。

  一個城市的凝聚力往往體現在這種城市大派對上。大連在服裝時尚領域30多年堅持不懈的文化活動,讓這個城市的人享受到了更多的幸福感和獲得感,人們以服裝為載體,溝通交友,成為同鄉。

  服裝文化,成為大連人文化基因中不能缺少的一個信息密碼。

  文化的支撐是設計師群體,大連是中國最早注重開發培養服裝設計師的城市。之所以在每年的春季時裝周里能組織起那么多的秀場,其背后是豐富的設計師群體。大連高校的服裝設計專業的培養水平堪稱國內一流水平,每年都有很多服裝設計師的產品從大連的秀場中走出,每年都有很多設計師畢業后走向全國。

  大連

  一座最會穿的城市

  深厚的工業基礎加上浪漫的文化基因,成就了愛穿、會穿、敢穿的大連人。

  這個城市特殊的歷史經歷造成這里的人特別地在意穿衣打扮,據說這是所有有著殖民歷史的城市的共性。

  “苞米面肚子的確良褲子”,是對經濟短缺時代大連人的寫照,但是在今天,卻成為大連人時尚浪漫的推手。

  走在大連街頭,很多人的感受是,這是一個美麗的城市,美的不僅是自然風光,城市建筑,還有人們的穿著。

  20年前,一家臺灣企業來大連火車站前的勝利廣場做過一個調查,按這里走過的人什么方面變化最大,他們派了攝影師每天蹲守在這里街拍,數據整理的結果是:這里的人們變化最大的是服裝。因此,開業時,他們把勝利廣場定位為服裝商場。大連每個大型商場都把服裝定位為自己的主要利潤來源,因為這里有大量專業的、對自己下手狠的服裝消費者。

  在大連做服裝生意,你其實不需要任何的消費教育,只要請他們走進你的服裝店就夠了,他們很少空著手走出服裝店的。這就是大連的服裝消費市場。

  大連

  一個不怎么會做品牌的城市

  如果僅看大連服裝工業的家底、服裝文化的鋪陳、市場消費的給力,就得出結論說,大連服裝業已經贏了。

  這顯然并不符合事實。

  激烈的市場競爭中,大連服裝業努力地尋找自己的生存之地,過程中充滿艱辛、迷茫和困惑。

  “縫制之都”多少年來只有大楊創世等極少數的服裝品牌在市場上有自己的獨立領導力,大多數品牌都在默默無聞中用力活著。

  經過這么多年的努力,依然沒有培養出過硬的服裝品牌群,這是大連服裝業的心病。

  大連服裝一直在強調本土的品牌力量,但是越是強調什么,越缺乏什么。大連服裝產業缺乏戰略性的規劃,缺乏品牌打造的常識以及冒險精神,是造成品牌難以立起來的重要原因。

  每一間服裝加工廠都夢想做大品牌,每一間工廠都不知道怎么做品牌,每一間工廠都不舍得為品牌投入,造成大家一齊往前跑,一直在原地踏步,左顧右盼。

  大連不缺生產能力,不缺設計能力,不缺市場容量,那么為什么大多數大連服裝始終做不成大牌?

  有人說大連缺乏產業鏈的優化,大連距離面輔料基地遠,沒有形成完整的產業鏈。這等于說,因為面料在杭州,所以我在大連做不成品牌。

  這種判斷顯然是不公允的。

  大連服裝業真正缺少的其實品牌運營能力。

  在今天這個市場環境下,還強調本土品牌毫無意義。在大多數城市市場,服裝的競爭都是全球性的,全國性都算不上。家門口的市場,其實就是國際市場。沒有人會因為服裝廠在家門口,所以就不去選擇別的服裝。服裝是最具全球化競爭的產品。

  大連服裝多年來缺乏品牌管理的經驗,做品牌是有風險的,說到底是缺乏品牌常識和冒險精神。大連服裝在設計做工面料都優于對手的情況下,還輸給了對方,是因為我們不知道消費者要什么,不知道到哪里找消費者,不知道怎么讓消費者選擇。

  工業化大生產時代的品牌邏輯是大投入大產出,我們錯過了那個時代。

  互聯網時代來臨,工業時代的很多邏輯正在悄悄改變,在新時代新的規則下,小眾品牌、潮牌、設計師品牌正在大行其道。有數據給出,2016年,設計師品牌市場實現了360億元,到2020年,這個市場有900億元的規模。

  也許,大連服裝產業可以在這個時代實現彎道超車的可能。畢竟,大連在服裝產業上的家底已經備好了,這個產業被寄予厚望,大連最有理由、有條件、有責任成為中國服裝業的大IP。

城市活動More

  • NEW
  • 網紅“閣條溝的杏花”在枯黃荒野的底色中獨俏枝頭,為春天的大連落下第一筆淡彩,也吸引了眾多粉絲簇擁而來,在這里撲捉春的味道。
  • 健身房里的坑,多深?
  • 經營者頻頻跑路,預付款消費模式留下一地雞毛;一些健身房中還存在篡改體測報告、私教無資質等貓膩。
体彩6+1中奖规则